房中保健的現代意義

壹、前

人生在世,主要過著三種生活:一是精神生活,二是物質生活,三是性生活。這三種生活鼎足而立,缺一不可,否則就會違反人類的天性,人生的道路就會傾斜、不平,遭到扭曲、破壞。可惜的是,一般人所注意和談論的通常都是精神生活和物質生活,很少有人敢公然談論性生活,大都認為這是一種傷風敗俗、寡廉鮮恥的行為,甚至會裝出一付道學面孔,無視於性生活的存在,或者加以禁錮。因此造成許多人在性生活上產生偏差的行為,有的人性犯罪,有的人得了性疾病,有的人亂搞男女關係,有的人年幼無知就懵懵懂懂地當上了未婚父母親,有的人因為性生活得不到滿足而走上離婚的命運。凡此種種,由於性生活所造成的問題不一而足。可見性生活是多麼的重要,絕對不可以等閒視之。向來標榜仁義道德的儒家,就認為性生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。《孟子‧告子上篇》說:

食、色,性也。

《禮記‧禮運篇》也說:

飲食、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

這兩段文字都把性生活與飲食相提並論,因為性生活是人類的天性,是人類正當的需要,它不是毒蛇猛獸,更不是傷風敗俗或不能啟齒的行為。

概括而言,性生活的重要性包含了三個方面:第一、它是人類繁衍後代子孫的唯一手段;第二、它可以帶給人們無窮的快樂和滿足;第三、通過性生活可以促進夫妻感情,使家庭幸福美滿,有益於人們身心的健康。但是,性生活雖然重要,並非表示越多越好,它具有二重性,有其利也有其弊,既不能禁絕,也不能太過,必須恰到好處才行。誠如有「山中宰相」之譽的南梁醫藥學家陶弘景在《養性延命錄‧御女損益篇》所說:

房中之事,能生人,能殺人。譬如水火,知用之者,可以養生,不能用之者,立可死矣。

「房中之事」,簡稱「房中」或「房事」,又叫作「房室」,也就是「性生活」。房中之事就像「水能載舟,水也能覆舟」一樣,如果安排得當,可以使人健康長壽,生活美滿幸福;反之,房中之事過多過濫,或完全禁絕,不但有礙健康,甚至會使人夭折短命。東晉的道教學家兼醫藥學家葛洪《抱朴子‧微旨篇》也說:

人不可以陰陽不交,坐致疾患。若欲縱情恣慾,不能節宣,則伐年命。

陰陽交媾,過著正常的房中生活,是人體健康的最佳保證;如果禁絕房中生活,陰陽不能交媾,就像有春無秋,有冬無夏那樣,人體的性生理、性心理就會失去平衡,以致產生各種疾病。所以房中生活固然不可少,但也不可過濫,如果縱情恣慾,絲毫沒有節制,難免會糊裡糊塗地死於花色之下。假使能夠恰如其分地處理好房中生活,進而懂得如何進行房中保健,就能有效地維護人體的健康,使人活得幸福美滿、快樂長壽。

貳、房中保健的現代意義

自古以來,我國的醫藥學家、養生學家們一直圍繞著房中生活,不斷地在挖掘其中的奧秘,探求其中的道理,找尋其中的規律和方法,討論了有關婚姻、性慾、子嗣、優生、胎教、除疾治病及健康長壽等各方面房中保健的問題。伴隨著社會文明的突飛猛進和人民生活水平的大為提高,時至二十世紀末的今天,這些房中保健的問題已日益受到人們的普遍關注和重視。這是一種非常可喜的現象,相當具有現代的教育意義。因為懂得房中保健,正常地、合理地、科學地安排房中生活,必將有助於對青春期青少年進行性教育,有助於促進夫妻房中生活的和諧美滿與家庭幸福,有助於維護人體的健康長壽和防治房中疾病的感染。

一、有助於對青春期青少年進行性教育

青春期青少年正處在狂飆的歲月,他們心智尚未成熟,精力卻十分旺盛,如果不懂得房中保健,往往會濫用精力,留下種種禍根。《論語‧衛靈公篇》記載:

孔子曰:「君子有三戒,少之時,血氣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壯也,血氣方剛,戒之在鬥;及其老也,血氣既衰,戒之在得。」

孔子所提三戒,非常具有警惕作用。其中「少之時,血氣未定,戒之在色」,是說年輕小伙子,身體還在發育階段,血氣非常不穩定,當此之時,一定要注意戒色,否則不但會戕害身體,還可能會製造很多社會事端。因此,從以下三方面他們進行房中保健的性教育,顯然有其迫切性和必要性。

()了解性生理與年齡的關係:早在我國第一部醫經《黃帝內經》,就已經總結了男女有關「性」的發育年齡。其中《素問‧上古天真論》說:

女子七歲,腎氣盛,齒更髮長。二七,而天癸至,任脈通,太衝脈盛,月事以時下,故有子。三七,腎氣平均,故真牙生而長極。四七,筋骨堅,髮長極,身體盛壯。五七,陽明脈衰,面始焦,髮始墮。六七,三陽脈衰於上,面皆焦,髮始白。七七,任脈虛,太衝脈衰少,天癸竭,地道不通,故形壞而無子也。丈夫八歲,腎氣實,髮長齒更。二八,腎氣盛,天癸至,精氣溢洩,陰陽和,故能有子。三八,腎氣平均,筋骨勁強,故真牙生而長極。四八,筋骨隆盛,肌肉滿壯。五八,腎氣衰,髮堅齒槁。六八,陽氣衰竭於上,面焦,髮鬢頒白。七八,肝氣衰,筋不能動,天癸竭,精少,腎臟衰,形體皆極。八八,則齒髮去。

這一段文字,完整地敘述了人類性活動的普遍規律,明白指出男女性功能發育、成長、旺盛、衰退的生命活動週期。以今天的醫學觀點來看,差異並不大,只是因為現代物質生活水平大為提高,衰老現象普遍延遲而已。教導青少年了解這一生命活動週期,正確對待性生理、性心理以及性行為,懂得什麼年齡該做什麼事,不該做什麼事。如此一來,自然有益於青春期青少年的身心健康。

()掌握結婚的最佳年齡:關於男女應該在什麼年齡結婚,開始夫妻的性生活,才算符合房中保健的規律呢?隨著不同的時代和不同的醫學家、養生學家,各有不同的看法。但古人大多贊成男子三十歲、女子二十歲是結婚的最佳年齡。這種主張,最早見於《周禮‧地官司徒》:

男三十而娶,女二十而嫁。

南齊醫學家褚澄《褚氏遺書‧問子》也說:

男女必當其年。男雖十六而精通,必三十而娶;女雖十四而天癸至,必二十而嫁。皆欲陰陽氣完實而交合,則交而孕,孕而育,育而為子,堅壯強壽。

雖然男子十六歲已有精液的形成,女子十四歲已有月經的到來,但發育尚未健全,都不適合結婚。必須等到男子三十歲、女子二十歲,此時陰陽氣血充盛,性生理和性心理皆已發育成熟,才是結婚的最佳年齡。此時結婚才能使房中生活幸福美滿,而且容易受孕生育,所生子女才會體質堅壯強壽,同時才能夠受到良好的撫育和照顧。不過,在即將邁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,由於接受高等教育的年齡大為提昇,女子二十歲結婚的機率已不太可能,有必要延長到二十五歲以後,三十歲以前。

()早婚的危害:早婚有什麼危害呢?古代醫學家認為房中生活太早容易耗傷陽精與陰血,有損身體健康。元朝醫學家李鵬飛《三元延壽參贊書‧欲不可早》記載:

1.齊大夫褚澄曰:「羸女則養血,宜及時而嫁;弱男則節色,宜待壯而婚。」

2.書云:「男破陽太早,則傷其精氣;女破陰太早,則傷其血脈。」

3.書云:「精未通而御女,已通其精,則五體有不滿之處,異日有難狀之疾。」

4.書云:「未笄之女,天癸始至,已近男色,陰氣早泄,未完而傷。」

5.書云:「童男室女,積想在心,思慮過當,多致苛損,男則神色先散,女則月水先閉。」

以上五段文字,都在說明早婚的害處,旨在反對早婚。民國初年,梁啟超更提出《禁早婚議》:

凡愈野蠻之人,其婚姻愈早;愈文明之人,其婚姻愈遲。……印度人結婚最早,十五而生子者以為常,而其衰老亦特速焉。歐洲人結婚最遲,三十未娶者以為常,而其民族老而益壯。

接著,梁啟超概括指出早婚早育的五大害處:

一害養生,二害傳種,三害養蒙,四害修學,五害國計。

因此,梁啟超積極主張:

男子三十,女子二十五,是最佳結婚年齡。

梁啟超雖然不是醫學家,可是他的見解和主張卻相當正確,頗為符合現代的醫學觀點。由於青少年精力充沛,但卻年輕不懂事,不知道如何進行房中保健,很容易產生性行為上的偏差,所以身為父母、教師,以及有關單位,必須從生理、衛生、道德、情操諸方面加以宣導,幫助他們渡過血氣方剛的青春期,使他們健康快樂地走向適合結婚的成年。

二、有助於促進夫妻房中生活的和諧美滿與家庭幸福:

房中保健的大部分論述,尤其是對於性生理和性心理的說明,相當有助於促進夫妻房中生活的和諧美滿,增強夫妻親密的感情和家庭幸福。以下分從兩點來論述:

()做好性前嬉的準備工作:交媾前要做好充分的準備,夫妻必須互相愛撫嬉戲,在雙方達到神合意感、激發性慾的基礎上,才能進行交媾。此一準備工作,在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的醫簡《合陰陽》中,稱為「戲道」,其目的在使性興奮升華,讓夫妻雙方容易得到房中生活的最大樂趣。另外,日本人丹波康賴所撰的《醫心方》,設有「和志」一篇,專門輯錄我國唐朝以前《洞玄子》、《玉房秘訣》、《玉房指要》、《素女經》、《玄女經》等房中著作,討論交媾前調和情志等的要求和行為指導,其實也是一種「戲道」。其中《洞玄子》說:

若男搖而女不應,女動而男不從,非直損於男子,亦乃害於女人。此由陰陽行佷,上下了戾矣,以此合會,彼此不利。

這是說夫妻交媾之前,必須設法引起對方的性衝動才行,否則不但無益,反而有害。《玄女經》說得更明白:

黃帝曰:「交接之時,女或不悅,其質不動,其液不出;玉莖不強,小而不勢,何以爾也?」玄女曰:「陰陽者,相感而應耳。故陽不得陰則不喜,陰不得陽則不起。男欲接而女不樂,女欲接而男不欲,二心不和,精氣不感,加以卒上暴下,愛樂未施。男欲求女,女欲求男,情意合同,俱有悅心,故女質振感,男莖強。」

這一段文字在論述交媾前男女雙方應該互相感應,和悅心志,否則「二心不和,精氣不感」,哪有什麼樂趣可言?一定要等到「男欲求女,女欲求男,情意合同,俱有悅心」時,也就是都有性興奮時才可以交媾。

()交媾時要配合恰當:交媾時夫妻必須互相體貼,彼此配合恰當,以促使雙方維持在性喚起的最佳狀態。《洞玄子》說:

(男子)凡欲泄精之時,必候女快,與精一時同泄。

由於男性比較容易達到性高潮,所以必須有所等待,不可以自私,只求自己個人的滿足就算了事。《洞玄子》更把男女交媾時的具體動作歸納為九狀、六勢。九狀指:左擊右擊;緣上驀下;或出或沒;深築淺挑;深衝淺刺;緩聳遲推;疾摐急刺;抬頭拘足;抬上頓下。六勢指:下捺玉莖,往來鋸其玉理;下抬玉理,上衝金鉤;以陽鋒衝築璿台;以玉莖出入攻擊左右辟雍;以陽鋒來往磨耕神田、幽谷之間;以玄圃、天庭兩相磨搏。凡此都充分說明房中生活的豐富多樣化,不但有助於促進夫妻感情,還可以使家庭和睦,生活幸福美滿。另外,《玄女經》指出女子在交媾時,要達到五徵、五欲、十動的境界,性生活才算滿足。譬如談到五徵說:

夫五徵之候:一曰面赤,則徐徐合之;二曰乳堅鼻汗,則徐徐內之;三曰嗌乾咽唾,則徐徐搖之;四曰陰滑,則徐徐深之;五曰尻轉液,則徐徐引之。

這一段文字記載女子在交媾過程中產生性慾快感的過程和特徵,可謂觀察至細,體驗至深,即使在今天,仍然具有科學的時代意義。

三、有助於健康長壽的維護和房中疾病的防治:

我國歷代醫學家、養生學家努力探討房中保健後發現,夫妻通過恰當的房中生活,不但可以維護一個人的健康長壽,而且有助於房中疾病的防治。

()維護健康長壽:只要是人,就會生病,就會衰老,但是有的人體弱多病,老得快,有的人卻身強體壯,老當益壯。其中原因固然很多,而房中保健就起著極大的作用。《黃帝內經》在《素問‧上古天真篇》說:

上古之人,其知道者,法於陰陽,和於術數,食飲有節,起居有常,不妄作勞,故能形與神俱,而盡終其天年,度百歲乃去。今時之人不然也,以酒為漿,以妄為常,醉以入房,以欲竭其精,以耗散其真,不知持滿,不食御神,務快其心,逆於生樂,起居無節,故半百而衰也。

房中保健對於人體的盛衰、壽夭,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。這裡提出「醉以入房」的禁忌,因為「醉以入房」,就會「以欲竭其精,以耗散其真」,所以「半百而衰」。因此,避免「醉以入房」,謹守房中生活的禁忌,自然有益於健康長壽,使人「盡終其天年,度百歲乃去」。《素問‧陰陽應象大論篇》說:

帝曰:「調此二者奈何?」岐伯曰:「能知七損八益,則二者可調,不知用此,則早衰之節也。年四十而陰氣自半也,起居衰矣;年五十,體重,耳目不聰明矣;年六十,陰萎,氣大衰,九竅不利,下虛上實,涕泣俱出矣。故曰:『知之則強,不知則老,故同出而名異耳。』智者察同,愚者察異。愚者不足,智者有餘;有餘則耳目聰明,身體輕強,老者復壯,壯者益治。是以聖人為無為之事,樂恬憺之能,從欲快志於虛無之守,故壽命無窮,與天地終,此聖人之治身也。」

這裡的「二者」是指陰陽,也就是男女交媾的房中生活。在房中生活中,懂得「七損八益」的道理相當重要,因為「知之則強,不知則老」。不知道運用「七損八益」的人會有早衰的現象,才六十歲就會陽萎;而懂得運用的人就會「老者復壯,壯者益治」。至於什麼是「七損八益」?下文會有交待。《素女經》說:

黃帝曰:「陰陽交接,節度為之奈何?」素女曰:「交接之道,故有形狀,男致不衰,女除百病,心意娛樂氣力強。然不知行者,漸以衰損。欲知其道,在於定氣、安心、和志。三氣皆至,神明統歸。不寒不熱,不飢不飽,亭身定體,性必舒遲,淺內徐動,出入欲稀,女快意男盛不衰,以此為節。」

這一段文字假扥黃帝和素女互相問答,談論「陰陽交接」的夫妻房中生活,必須要有節度,男人才會長久不衰,女人才會袪除百病,雙方心情愉快,氣力強盛;否則將會逐漸衰弱損傷。「陰陽交接」之前,必須「定氣、安心、和志」;「陰陽交接」之後,必須「女快意男盛不衰,以此為節」。能夠如此,當然有助於健康長壽的維護。《玄女經》說:

黃帝曰:「陰陽貴有法乎?」素女曰:「臨御女時,先令婦人放平安身,屈兩腳,男入其間,銜其口,吮其舌,拊搏其玉莖,擊其門戶東西兩旁,如是食頃,徐徐內入。玉莖肥大者內寸半,弱小者入一寸,勿動搖之,徐出更入,除百病。勿令四旁泄出。玉莖入玉門,自然生熱,且急,婦人身當自動搖,上與男相得,然後深之,男女百病消滅。」

此段論述夫妻交媾的方法和步驟,目的在使「男女百病消滅」,自然可以健康長壽。南齊陶弘景《養性延命錄‧御女損益篇》說:

凡男不可無女,女不可無男。若孤獨而思交接者,損人壽,生百病,鬼魅因之共交,失精而一當百。

這是說健康的成年男女彼此互相需要,如果一方單獨思念,陰陽交接而不能得到滿足,就會損害壽命,變生百病,甚至經常夢與鬼交,造成遺精的惡果。因此,通過適當的房中生活才能維護健康長壽,殆無疑義。

()防治房中疾病:歷代房中著作中所記載的房中疾病,絕大多數是性功能性疾病,只有少數才是器質性疾病。例如收錄在唐朝甄權《古今錄驗方》的《素女方》說:

帝曰:「善哉!七傷之病,幸願悉說。」對曰:「一曰陰汗,二曰陰衰,三曰精清,四曰精少,五曰陰下濕癢,六曰小便數少,七曰陰痿,行事不遂。病形如是,此謂七傷。」

以上所說的七傷,就是屬於性功能性疾病。

古代的醫學家、養生學家對於房中性疾病的治療,雖然有藥物、針灸、按摩、氣功、導引等不同方法,但大多推崇「以性治性」法,這是我國早期性治療學的一大成就。例如《玄女經》談到交媾九法,多姿多態,不但可以避免交媾時動作單調乏味,促使夫妻盡情地享受房中生活的樂趣,增進夫妻親密的感情,而且還可以防治房中疾病,強身健體。這九法是:一為龍騰,可以預防百病;二為虎步,可以百病不生;三為猿搏,可使百病自愈;四為蟬附,可以消除內傷的疾病;五為龜騰,可使精力百倍充盛;六為鳳翔,可防百病的發生;七為兔吮毫,可使百病不生;八為魚接鱗,可治各種結聚的疾病;九為鶴交頸,可使七傷自愈。以上所述九法,談到的體位有仰臥、俯臥、伏臥、側臥、胸膝位、坐位、跪位等,以現代醫學觀點來看,是頗有道理的。又例如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的醫簡《天下至道談》說:

七損:為之而疾痛,曰內閉;為之出汗,曰外泄;為之不已,曰竭;臻欲之而不能,曰怫;為之喘息中亂,曰煩;弗欲強之,曰絕;為之泰疾,曰費。此謂七損。故善用八益,去七損,耳目聰明,身體輕利,陰氣益強,延年益壽,居處樂長。

這裡所談「七損」,都是屬於性功能性疾病,一定要善用「八益」,才能除去「七損」,進而「延年益壽,居處樂長」。至於「八益」是什麼呢?《天下至道談》說:

治八益:旦起起坐,直脊,開尻,翕州,抑下之,曰治氣;飲食,垂尻,直脊,翕州,通氣焉,曰致沫;先戲兩樂,交欲為之,曰知時;為而耎脊,翕州,抑下之,曰蓄氣;為而勿亟勿數,出入和洽,曰和沫;出臥,令人起之,怒釋之,曰積氣;几已,內脊,毋動,翕氣,抑下之,靜身須之,曰待贏;已而洒之,怒而舍之,曰定傾。此謂八益。

這「八益」融合了平時的房中氣功操練、房中性前嬉、交媾時的方法和注意事項等於一爐,同樣是「以性治性」的防治房中疾病法。以現代醫學觀點而言,也是極具參考價值的。

參、結 論

房中保健並非古人的專利,也不是我國的特產,只要是人類,就有探討和研究的需要。在此,特別摘錄唐朝文學家白行簡所撰《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》前的一段序文如下:

夫性命者,人之本;嗜慾者,人之利。本存利資,莫甚乎衣食。(衣食)既足,莫遠乎歡娛。(歡娛)至精,極乎夫婦之道,合乎男女之情。情所知,莫甚交接。其餘官爵、功名,實人情之衰也。夫造構已為群倫之肇,造化之端,天地交接而覆載均,男女交接而陰陽順。故仲尼稱婚姻之大,詩人著《螽斯》之篇,考本尋根,不離此也。遂想男女之志,形貌妍媸之類,緣情主儀,因象取意,隱偽變機,無不盡有。難字異名,並隨音注。始自童稚之歲,卒為人事之終。雖則猥談,理標佳境。具人之所樂,莫樂如此,所以名「大樂賦」。

白行簡是大詩人白居易的弟弟,他的著作以傳奇小說《李娃傳》最為出名。至於這一篇《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》,則是以文學的形式來寫房中生活的內容,是一篇極為難得的性文學著作。這一段賦前的序文,也是全篇的總論。文中明白指出婚姻、情慾是人生正常的需要,男女交構、孕育也是人類的天性。於是作者想起了男女交媾中的種種問題,從童稚發育、產生性慾開始,一直寫到人事的終結。作者認為男女交媾的事是人生所有快樂中最大的快樂,所以題名為「大樂賦」。至於賦中的內容,主要在敘述人倫,敦睦夫婦,和諧家庭,闡明健康長壽的道理。由此可見房中保健的觀念在古代流傳非常廣泛,它已經深入到士大夫文人的筆下、口中。那麼,在性氾濫、性開放的今天,我們更應該重視房中保健,將性知識、性倫理、性教育導入正途,才能夠將偏差的性行為消弭於無形。